如果有如果,就别绝交了

在男欢女爱的事上,我总有许许多多的遗憾。遗憾10岁时没有和胖乎乎的男生多坐一年同桌,13岁时没有和班里长得最帅的A在小花园里早恋,14岁时没有在运动会上抢过话筒给长腿欧巴B喊加油,16岁时自我保护感极强的拒绝别人的酸奶和笔记等一切好意,18岁时没有再续存和C立下的娃娃亲誓言,22岁时一觉醒来决定不再继续喜欢当时爱的真切的前任……每一个遗憾背后都能讲出故事,每一个人身上都能被我加油添醋出一些遗憾。但其中的大多都是死水微澜了,这里想讲的这个,是时不时还会挣扎的,不平静的我的内心。我不是一个坏人,但我常常做的不好。

他是从初中开始喜欢的我。那段时间他看到我就会咧着嘴笑,我挺喜欢和他说话看他笑的,和他那种大大咧咧不修边幅还叛逆十足的男生相处时,常常会跟着笑到无忧无虑。他很聪明,我常常举例说他上课睡觉不写作业都能在理科上考的差不多甚至比我还好,以此来自嘲自己的愚笨。初二那年,班里有了不少青春的悸动,教条作风的班主任重新排座位,左边教室坐男生,右边教室坐女生,最邻近女生的那列男生是班主任眼里的“没情商小子”,就是老师眼中每天到教室头发还毛躁着绝对不会早恋的男生,他就位列其中。没成想,老师也真是*眼看人低,他后来是偷偷送我生日礼物不敢署名的神秘人。后来收了礼物开了玩笑说了谢谢也没人开口聊喜欢不喜欢这类的问题,好像就翻篇了,直到有天他帮我打理的qq空间在我不知情下就和他是情侣名了,从同学那里知道这消息是有点不开心的,模糊的记着我们好像因此疏远了一些。

疏远归疏远,那时我还真有点崇拜他。初中的班主任常常惩罚人,动不动就不让人去吃饭、说很难听的话,想办法让成绩不好的学生转学,甚至还会对男生拳打脚踢,他在这些枪林弹雨面前就很顽强。初三时候有次班主任很过分的批评他和另外一位同学,说他们的家庭就养不出好孩子。他甩门就出去了,然后他们就杳无音讯的逃学了。多么希望时间重来一次,我会站起来反对,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反对,反对一个出言不逊的老男人决定“爷爷奶奶带出来的没有好孩子”,“读私立学校的没有好孩子。”啊呸。

现在想来,初高中时我对“喜欢”“做情侣”这样的事情笨手笨脚,甚至会对摆在眼前的喜欢拔腿就跑。倒也不是说没有喜欢的意识,那时和比较喜欢的男生qq上也聊“想你了”,但在班里是基本没有说过话甚至不敢目光对视的陌生人,事实也是一直陌生。所以我也挺怕这个他给我表白的,就拼命假装没事人。他很好,对我有无限的耐心和极棒的记忆力,陪我走长长的路去给闺蜜选礼物,记得我初中入学期中期末的每次排名。我就很差劲,在其中一段容易偶遇我妈的路上我还让他走对面,有次出门买了整蛊游戏明明买的时候就想到要给他瞧,结果买了很久还是等他看到然后顺便整了他。现在想来,那时一起慢慢走完的路就是在拖延时光呀。

初中毕业我养了一条小黑狗,假期中正逢全家要出门家里没人,那时问了几个人就又拜托到他,他第二天一大早就来了,向我妈问好后抱着狗就腼腆的走了。记忆就缺失在我不记得为什么这件事后我们逐渐断了联系,我不愿意问那条“卡卡”的下落,他也没找我聊过它的任何。

后来应该是高一,还发生过一件我做的很差的一件事。那天晚上我去上补习班,下课之后下雨了,骑车回家之前我发了条说说:“我要冲回家做一只落汤鸡了。”等我到了家才看到手机里他在找我,说给我送伞了现在在我家门口,这个傻弟弟啊,但更傻的是我只是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这样的行为,难道不值得我下楼送件雨衣么。

然后一转眼就到高二假期了,一天晚上我接到一个酒后的电话,电话那边一群同学寒暄后把电话让给了他,他具体唠叨的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中心思想就是“以后无论有什么事,都有他。”我很感动的,后来我联系他了,说应该请他吃饭聊一聊。惊喜我们好像没什么变化,惊讶他这个理科脑袋怎么就选了文科,我说加油啊,然后我们散的时候我还是没同意让他把我送到家门口,后来他追过来,递给我了一天我名字首字母编制的皮绳,后来我就挂在宿舍醒目的墙上,可惜高三毕业忘记了带回来。

不知为何,再联系是我大一,快要生日的五月。他又出现了,送了我生日礼物,而且又是通过我同学送的,大概是怕我不收吧。了解到他正在复读的路上,而且是一名令人骄傲的复读生,着实令人欢喜,那时的他比我还喜欢我收藏过的那句话“要脱去叛逆乖张,要发光发亮。”他高考那晚我在操场上跑着步,求着星星拜着月亮祈愿他学有所成,后来他说考砸了我又希望他快乐,结果其实也不错进了一所211。那些日子我们聊的也挺好的,假期还和他一起去高中看老师,我一点也不吝惜陪他等待的时光,他这种传奇小子值得赞颂。

绝交是在七夕那天。他说再见了,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才想到可能是那天我发了和闺蜜亲昵称呼的照片。我们似乎没有遇到过表白以及接受与否的那一场,加上高考完后的他一心要去偏远的地方,所以我还真没有想他那时还会友达以上的喜欢我,也就一直是好朋友的处。七夕晚上,我们之间发了几条没有推向任何高潮和转机的信息后,他就消失了。

然后新开学后我就开始谈恋爱了,也许是巧合吧,我的初恋纪念日是他生日的前一天。初恋之后是第二任、第三任,我毫不怀疑自己恋爱时对男朋友们认认真真的喜欢,也不否认在恋爱的空档我确实会想起他。我发现他微信背景留下的蛛丝马迹,猜想他的心情和状态。记得他是学生命科学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好像学文学了,或是哲学,然后也许也是一名准研究生了,可谁又能确定呢,毕竟我不应该是心思细腻的侦探。

讲了这么多,也没觉得讲的囫囵清晰,很多具体的事我已经记不清了,有的细枝末节我也唠叨不完,就像大学时期我们宿舍发水霉掉,他用别人的账号给我讲了很长的处理措施;还有一些未解之谜啊(某一年收到的生日礼物死活没人认领等等)那就放着吧。我遗憾,也忏悔,但不是说我想要反悔曾经,这里的遗憾不是我们没有在一起,而是他和我绝交。

如果有如果,我会处理得更好。




评论

© 多吞一把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