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怯懦与勇敢

中午窝在沙发里和我妈一起看《釜山行》,一伙去釜山路上的旅人在丧尸眼皮底下保命的故事。虽然多少有一些不恰当的剧情,但整体节奏是紧凑的,观影体验是紧张的,饱满的情绪掩盖了诸多槽点,融入其中的我不停的想如果我是当事人会怎样。

不由分说,我会害怕。

血淋淋的嘴脸张牙舞爪的扑来,追赶、啃噬、没有灵魂的新生,我怕痛,怕被抓到也怕看到别人被抓到,怕成为瞳孔漂白咬人的怪兽。所以屏幕外怯懦的我看着马东锡饰演的大叔伸手救人的时候,打头阵和丧尸打斗的时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顶门的时候,还有男女学生在丧尸手下拉走婆婆的时候,流浪汉扑向丧尸的时候,会怕自己没有他们的勇敢,做不了英雄。

后面有一幕男主女儿问爸爸害怕么,男主说害怕,女儿说我刚才怕死了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人有七情六欲,恐惧是动物的本能,据说人会害怕和体内杏仁核以及皮质醇有关,所以害怕是无论英雄还是狗熊都会产生的情绪。影片里所有的慌张,腿软,脸色惨白这些人之常情都被演员极具张力的表现出来。1929年美国心理学家怀特.坎农提出不少物种(尤其男性)会通过判断眼前的情景去做出“战逃反应”,生理上的变化之后,是防御、挣扎还是逃跑因人而异。剧中的男主、大叔、男学生再暂时平安却还选择厕所的人时,不是因为不怕也不是因为崇高,是因为那里心中所爱,爱让人勇敢让人所向披靡。

家人眼里我一点不是个胆大的人,从小怕虫怕水怕疼怕吃药怕生人。但我从不承认自己胆小,谁会喜欢“怯懦”这样的标签啊,我的偶像都是英雄,是齐天大圣一般的人物。“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在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多么霸气和骄狂,我有一堆的理由论证狡辩我是胆大的姑娘,我看鬼故事,在小学班里到处传播我的《鸡皮疙瘩》系列丛书,深夜一个人看鬼片,我总是抱着双臂气鼓鼓的告诉大家,我不怕黑,不怕班里的坏小子,不恐高不晕血,另外,我只是怕突如其来的大虫子。

后来随着长大家人对我的认知还有叮嘱就变了,成长的过程中有一段时间疯狂的想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那时可以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旅行,家人打来的电话里也不再是小不点儿时锻炼自己讲的“去想要什么自己去买去。”而是变成了“出门不要自己哦,注意人身安全财产安全。”家人眼里的自己已经长大了,长大要学会的就不仅是勇敢,还要学会害怕。作为一个成年人,要能够理性的判断哪些是健康的安全的,哪些是危机四伏的,信任陌生人是要有前提的,深夜酒吧醉酒是不好的,禽流感时应该拒绝吃鸡的,野湖游泳是危险的。长大之后啊,就越发的害怕损伤害怕失去。

但我决不愿把“怯懦”等同“害怕”,“害怕”的反义词是“不怕”,“怯懦”的反义词是“勇敢”,天不怕地不怕的在人界,基本都是逞强。但勇敢不一样,勇敢是知道野湖游泳是危险的,但掉进野湖的时候你勇敢的划水游上岸,如果有人在湖中挣扎这时你下去游泳救人了,那你不仅是个勇敢的人,你还是个英雄。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你勇敢的爱过别人么?

不遮不掩,不带一丝虚情假意的表达和作为,酣畅淋漓的享受爱与被爱的时光。

我听过我爸妈的爱情故事,相亲,然后两人过目不忘,爱的执念就紧紧扎根在温热的心房。我妈那时有病,还是可能常年的那种,甚至会对下一代造成影响,我奶奶当然不乐意,禁足锁电话用尽了办法,我爸呢,又是爬窗又是绝食的,还用他的狗爬字写过不同意就私奔这样的长信。不说现在,那时的我爸温柔体贴还能干,除了笨嘴笨舌以及脾气倔,从外到内一看就是好小伙儿。至于现在啊,几十年过去了,过得好坏和勇敢不勇敢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已经要看经营爱的能力了。

和闺蜜总会感概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爱情,大学时的我们懵懂、青涩,容易热切和热爱,爱一个人不怕付出自己一生。我们对什么都很认真在意,在意喜欢的人回复消息的快慢与长短,在意晚安之后他是不是还在自己玩手机,在意他的每一支烟每一场酒每一句说出口的未来;“我们的喜欢时常是由畏首畏尾疯狂试探再到逐渐放心。”然后我们在楼顶上拥抱,在月光下亲吻,在课间偷偷牵手,在树下吟唱拨弦,我们为了去见那个他和家长冷战,也因为挂念那个他而心绪不安;我们冷战,吵架,跑到闺蜜的被窝里泪流满面,也在车站扑进他的怀中诉说想念。那时的爱,真是大大咧咧,又酸又甜。

现在你还有爱的勇气么?

谁知道呢,只知道夜深了,再不发文明天就来了。

晚安。

评论
热度 ( 1 )

© 多吞一把刀 | Powered by LOFTER